關於搜秀資源網

*完整故事詳見:http://goo.gl/PetKT

這是一個為解決教學時欠缺簡略地圖、鄉土照片而建置的開放版權教學圖庫。並希望以此為起點,邀請各縣市夥伴一起來建構出無須擔憂「教學資源不足」、「版權問題」的教學資源庫。

本站圖庫內所有照片與地圖均由本人所拍攝、繪製,所有圖片均以創用CC方式供各地教師自由使用。

創用CC 姓名標示-相同方式分享 3.0 台灣

*抓取圖片時請不要按右鍵下載,會抓到縮圖,請使用選單裡的「下載」,才能抓到原尺寸大小的圖片

由於圖片量較多,雖儘可能篩選以避免肖像權問題,但仍可能有遺漏之處,若有拍攝內容不當或侵權問題,煩請與我聯繫,一定會儘速移除。本站非營利網站或公家機構,設立之目的僅在義務性提供各地教師教學所用,也請多多包涵。

請點選右方或下方搜秀資源網圖案進入圖庫。

點我進入資源圖庫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★以下為網誌文章

2015年10月3日 星期六

學生的觀課守則----我們該變成觀賞對象嗎?

「如果教室的中心是學生,為什麼我們在做教學觀摩時,大多只問老師的意願,很少徵詢學生?」

這是今年初我想了好久的問題。

IMG_4806

因為近年來開放教室的氣氛愈來愈活絡,再加上校務評鑑與教師專業評鑑,近兩年學校裡觀課的氣氛變得十分普遍。

老實說,我很喜歡這種氣氛,因為有(比較正式的)機會可以看其他老師的教學。當然我自己的課堂,也常會有同事或外校認識的老師、師資生,甚至也有家長來觀課的。

不過,當次數愈來愈頻繁時,我也發現到,似乎不是每個孩子都願意被觀課,喔不,從頭到尾我根本沒問過孩子的意願!

雖然我一向不贊同『學生是教室的中心』(我認為教師跟學生同時存在教室裡,都不該被忽略;甚至當觀課的老師進入課堂時,他也是這堂課的一部份……有時我也會把觀課的人攪進來XD),但這件事真的該詢問學生。

不過,如果學生不願意,怎麼辦?

仔細想想,其實學生也跟大部分的老師一樣,當有人進到教室裡時,他會緊張,甚至會覺得能免則免。

如果每次教學觀摩都要先問學生願不願意,那我想我們大概半場教學觀摩都辦不起來。

再者,學生不是一個人,而是由很多獨立的個體、獨立的心靈所構成的。如果一個班裡有25個人同意被觀課,卻有5個人不同意,那我們該怎麼辦?直接用「少數服從多數」這種規則去強迫他們接受嗎?(就好像一個團體裡,有5個人不同意公開個資,我們也不能用多數決來強迫他們公開吧!)

還是……觀課時,把這5個人帶離教室?不,這更怪了。

「所以,到底該怎麼辦?」我左思右想還是搞不定,最後決定把這個問題丟回去給學生。

剛好這個單元的主題是人權,既然如此,我們就來討論「被觀課的意願」這件事吧?

IMG_4820a

要先說的是,當時我上了七個班的社會課,我發現七個班對這議題的反應都不太一樣,有些班的學生反應很大,相當排斥;有些班則是不怎麼在意,甚至還有全班都覺得無所謂的!

所以,接下來我寫的這些對話例子,並不特指某一班,而是七個班混在一起的內容。

「你們應該有感覺到,從去年開始,就常有很多老師到教室裡觀察你們上課的情況吧?」我向他們問道:「你們覺得,為什麼要讓其他老師到教室看我們上課呢?這件事有什麼好處嗎?」

「因為學校規定的。」一個學生舉手。

「嗯,有些是規定要做的,但也有些不是。」我說。

「因為想看我們班學生上課的情況。」

「因為想看老師上課上得怎樣。」

學生陸續舉手。

「可以讓其他老師學習這個老師的上課方式。」

 

「那麼,當其他老師,甚至別的學校老師進到教室裡一起上課時,你們有什麼感覺嗎?」我問了另一個問題。

「覺得很緊張。」

「不舒服。」

「好像被當成動物在看。」 (我對這回應很有感觸。仔細一想,我們常覺得來觀課的老師不能影響教學,但那不可能,因為從你一進來就一定會對班級造成影響;有時候那種超然的態度,會讓人有被觀賞的感覺……但這件事很麻煩,似乎怎麼做都不對。)

「沒有什麼不同。」

「不錯,班上的秩序會比平常更好。」說話的學生瞄了旁邊一眼,她顯然上課常受隔壁座位同學干擾。

 

「這件事有什麼好處嗎?」我再提一次問題。「我是指,讓其他老師來看我們上課,對我們有什麼好處?」

「被看的老師可以因此而出名。」

「呃……或許有人是這樣。」我沒預料到會有這個答案。「但應該不會是我。」

「沒什麼好處。」一個學生很武斷地說。

「真的嗎?你想想看,來觀課的老師,會不會給被看的老師建議?」我試著把話題轉移到自己想要的地方。

「對喔,這樣老師能上得更好,我們也會受益。」

「可是老師不會重複上這個單元,下次再上時,受益的是學弟妹吧?」

學生七嘴八舌地說。

「咳,其實我想說的是。」我決定終止他們的發言,切入正題。

「你們知道我為什麼要跟你們討論這件事嗎?」

學生搖頭。

「是我發現到一件事,每次有老師問可不可以來觀看上課時,問的都是我,卻沒問你們同不同意。」

好幾位學生猛點頭。

但我覺得困擾的地方是:我覺得很難先詢問你們同不同意,因為班上快三十個學生,很難每個人都同意;而且徵詢意見的時間也很長,我可能接到問題都要一個禮拜、半個禮拜後才能跟對方回答可不可以,再來又要換約另一個班的時間和意願,就這樣來來去去,最後好像很難讓人家來觀課。」我向他們解釋。

(我很習慣把自己的困擾告訴學生,通常孩子都很能理解。有時候是時間上的原因,有時候甚至是面子上的問題,就很誠實地跟他們說,不要套什麼冠冕堂皇的理由,學生大多都會願意合作。)

「用投票決定啊,少數服從多數。」一個學生舉手。

「這也沒錯,如果是多數決,我猜每個班都會同意。」我說。「可是少數人的意願也應該被尊重,或許有人很排斥、非常排斥,卻要配合大家做。」

「那就請那幾個不願意的人那一節不要上課。」

「可是這違反學生的受教權。」另一個學生說。

我對有學生提出這點感到很高興,因為前陣子才在上「兒童人權」的主題,有討論到這件事。

「而且,也有一些教學觀摩是一定要的,不見得能拒絕。」我補充道。「我自己也覺得,老師有義務應該要教給其他老師看。」

「所以我在想,如果現實中我們不見得能掌控這件事,是否可以退一步,至少訂出一個我們班的『觀課守則』,讓來觀課的老師們知道學生們在意什麼?也讓我們有較尊重的感覺?」

「你們覺得呢?或者有其他想法?都歡迎提出來。」我向班上問道。(您可以感覺到,其實我已經預設討論要走到這裡了,所以透過前面的問題,先把可能的質疑提出來。)

許多學生點頭表示贊成,一時也沒有不同的聲音。

「接下來我要做的事,大家如果有不同意見,都可以馬上提出來討論。」

我在黑板上寫下「觀課守則」四個字。

「我想請大家舉出一些觀課時你很在意的事,再讓大家票選,把這些事做出排序。」

「不過,我覺得少數人的意見也應該尊重,所以,不如我們不要單純只是寫出票數最高的『觀課守則』,而是把所有的票數與項目都列上去,讓來觀課的人瞭解,如何?」

學生表示贊同。

DSC01994

接下來,就是常見的守則討論。不過,在討論過程中,也出現不少我覺得很有意思的事。

「我想主張來觀課的老師不要放屁。」

同學們聽到這個笑成一團。

「妳確定嗎?」我把「勿放屁」寫在黑板上。「我還是要提醒一件事,我們打算把『所有』大家在意的事情都列到守則裡,並拿給來觀課的老師們看。」

「如果這是一個玩笑,我想這守則可能會給人不太好的印象;但如果這件事真的是大家在意的點,那我們還是應該把它寫上去。」

「老師,我想還是不要列上這點好了,把它刪除。」學生很快又舉了手。

「好,但在刪除之前,我想問一下其他同學,是否覺得『勿放屁』這件事還是應該列上去?如果有的話,我想它還是應該被列在守則裡,請不要有壓力,照實說。」

學生搖頭,顯然大家都覺得這是個玩笑。

「好,既然如此,我們把『勿放屁』刪除掉好了。」我在「勿放屁」上畫了一條紅線。

DSC01994

「我想主張觀課的老師不要忽然走到學生旁邊,那會讓我很緊張。」

「不要翻我們的東西。」

「希望不要低頭看手機。」

「不要在後面聊天,那讓我覺得不太被尊重。」

學生陸續說了很多。

老實說,我也是這時候才驚覺到,其實我們很多不經意的行為,學生都看在眼裡,而且總會有人在意。

不過,任何一項主張,都有人有著不同的意見,於是我們試著把幾個大類列出來,再討論細項規則。

 

比方有人主張:「我希望不要在教室裡對我們照相。」

但也有人這麼想:「我覺得沒關係耶。」

「不然只拍可以拍的人,避開不願意被拍的人。」

「怎麼可能?難道每次照相都要先問可不可以照相嗎?這不是會干擾上課嗎?」另一個學生指著剛剛討論的「不要講話」這條守則。

「還有團體照啊,要怎麼避開?」

「那麼,如果在某些不願意被拍的學生身上做記號呢?」

「這樣感覺很奇怪。」

「不然乾脆都不要拍好了,比較省事。」

「那個……咳!」我忍不住提醒他們。「我必須說,有時候來觀課的老師必須要做資料,所以還是要拍一個全景照片。」

「那如果把人臉打馬賽克呢?」學生有注意到,我每次在FB放他們上課的照片或他們的作業,都會問他們,不然就會把人臉都上馬賽克。

「我覺得只要不公開在網路上就沒關係。」

拍沒關係,不過要拍得好看。」

「對!沒錯!」

「所以結論就是可以拍照,但拍完要給我們看,如果不好看要刪掉。」

在其中一個班的討論中,照相這件事最後竟演變到很奇怪的走向去了,當然,我也只能把這最後的結果寫進守則了。

雖然我經常試圖去干預他們的討論,但有時候他們也不太甩我。比方「禁止帶手機」的這個項目,雖然我不斷提醒他們這管理上有難度,但某個班的學生們還是很堅持要在外頭排值日生收大家的手機。

這時候我有點慶幸,還好這活動是在學期末做,被觀課的機會已經不多了,不然如果教授帶師資生遠道而來,卻有人在門口檢查大家有沒有帶手機,這感覺還滿失禮的!

 

值得一提的是,除了所有人一致通過不設立守則的那個班級外,其他六個班都有人提出一件很重要的事:

「老師,雖然我們訂出了守則,但如果他們不遵守呢?」

我遲疑了一下,還是向他們承認:「老實說,這只是個禮貌性的守則,沒有任何強制性,我們也不可能因此而處罰任何人。」

學生聽到有些失望。

「不然,你認為我或者學校裡的任何人有這樣的權限嗎?」我覺得他們的表情有點好笑。

「其實很多規則都是相互之間的禮貌,沒有強制性的。不過我想會來觀課的老師,應該不會有跟他說別在教室講電話,他卻還硬要講的啦!」

「即使如此,透過這樣的守則,我們還是可以在一定程度內,在被觀課時感覺較被尊重,是吧?」

學生大多點了點頭,這也是他們可愛的地方,如果是大人的話,大概不會這麼簡單就妥協了。

 

於是我們整理出這樣的規則,並在接著的下下禮拜,印給來參訪的師資生與教授。

大明國小六年四班 觀課小叮嚀B4_01

「大概就這樣吧?」老實說,我對這場討論還挺滿意的。(雖然我干預討論的情況還滿常見的,但我還是覺得我也是教室的一部份,老師和學生一樣都是教室的中心,我當然可以表達我的想法!)

另外還要再提到的是,某班還有兩位對被觀課感到「強烈排斥」的學生,我是用私下拜託的方式,他們倒也很阿撒力的答應了。

……當然,我還滿擔心他們會反對到底,幸好沒有。(畢竟很久以前就答應別人了)

 

但這六場討論(少一場是因為某班一致通過不用討論,隨便大家觀課)帶給我不少感觸。尤其在觀課上的拿捏。如果完成置身事外,只像機械式般地觀察與紀錄,會讓人感到自己像是被觀察的動物。

只是反過來看,如果觀課者很積極投入教學活動,那也會讓人覺得是在干擾上課吧?

 

不過我現在更苦惱的,是今年自己教的是四年級,而且還在趕課,我還沒想好要怎麼跟他們討論這件事。在這之前,只好暫時請他們現被動接受嘍!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